女高中生的微博语录3

你们,所有人,不管我有多喜欢你们……我依然害怕你们,畏惧你们的观点;因为太喜欢,所以害怕得罪任何人。我一直在学着如何才能不活得举步维艰,现在看来我还没有做到。至少在你们面前,我是把自己当作低人一等的存在的。这就是为什么我到现在也一事无成吧。


我戴着那顶黄色的幼儿园帽子,走出了校门。今天我没穿校服的衬衫,偷偷地穿了一件自己的白色短袖衬衫,也没有被老师抓到。我还穿了校服的短裙,白色的、印着猫咪的短袜子,和白色的、系着荧光色鞋带的跑步鞋。
夏天静悄悄地罩过来了。今年的梅雨时节来得稍晚,太阳不情愿地晒着地面。
刚才在阴暗的楼梯口,我站在那里低着头玩手机。穿得一身黑的森走过来吓了我一下,我大喊一声“你干嘛”,他笑嘻嘻地下楼了。我走出教学楼,看到麦格索尔君坐在树荫下的长凳上。他没看到我,我想了想,还是没有叫他。我打了卡走出校门,看到森正站在路边等车。他没看到我,我想了想,也没有叫他。
我一个人走在去车站的路上。树影婆娑,粉红色的耳机线和粉红色的领绳纠缠在一起。冬天的时候在自动扶梯上摔了一跤,留下的疤和旁边的乌青块一起长在膝盖上,像被打肿了眼睛的小孩子看着我。冬天的时候就不是很健康,但一到夏天,我就变得活泼起来。
我有能让时间暂停的魔法。世界在我面前闭上了嘴,只有耳机里的音乐唱着伊吕波。我伸出手欣赏自己白皙的皮肤,在看到青色的血管时收回了手。树影婆娑,树影婆娑。我抓了抓自己的两个小辫子,玩起了发绳上的珠子。
突然很响的脚步声钻到了世界里来。我停下脚步,转过身。是森冲向路旁停着的一辆车,正拉开副驾驶的车门。我看向他,他看到了我。我挥挥手,做了个“拜拜”的口型。他冲我挥挥手,钻进了汽车。出了校门后,就变得忧郁起来了。
我转过身继续走着。阴凉的地方吹来一阵微风。
“夏天的文学社应该做什么呢。夏天的文学社应该做什么呢。”我走在路上自言自语着。夏天,夏天。我从口袋里掏出一颗红色的半透明玻璃弹珠,像是樱桃一样,这是我的宝贝,我没给任何人看过。拿在手里,闭上一只眼睛透过它看树叶间露出来的太阳,好像能看到六七十年前似的。


从绘画课回来的我,走在梧桐树下面。我拨开树影,又躲进居民楼的影子里。天蓝色的风在指间游动着,郊区空旷的马路上好久才飞过一辆车,猫咪太太蹲在长凳上眯着眼睛。突然在我的脚尖前面,出现了一只天牛。天牛晃着触角,碰了碰我的鞋尖。
“你好呀。”
天牛爬走了。天牛像是披着星星的夜晚,不合时宜地出现在暖暖的日光下,我有理由怀疑它就是为了得到我的一声问好,因为我像浮在街上的一朵粉红色的晚霞一样。


让我难过的事有可多了,我一直都有难过的事。可能是作业做不完又要考试了,可能是不知道要怎么和别人打交道,可能是写不出想写的东西。可能是在下午昏昏沉沉醒过来的时候,窗帘里透出一条阴天,打下一缕光正好缠在我的脖子上。可能是坐在公交靠窗的位置上,读着朔老师的书时,一阵风把书签带向后面行过的路了。在马路中间,被撞死的小猫静静躺在我脚边。夜幕下河对面的工厂嗡嗡嗡着,不会知道今天哪个同学的一句话让我在意很久。落日时分才察觉到院子里的蔷薇花枯萎了,金红色的尸体垂落着。
“今天爸爸妈妈也不在家。希望变成参宿四。好难过。”五岁的我在笔记本上用混着图画的字写过。
最令我难过的,是时间分分秒秒从这副美丽的少女的身体里流过的事实。我感到难过,因为未来令人窒息地漫长,我将会长大,变成大人,读很多哲学书,学会很多为人处世的道理。我会持着成熟而理性的观点,唾弃现在的自己。现在我感到难过的这一事实,对于未来的我来说就什么也不是了。紫阳花色的哀伤,将会像从未存在过一样。
现在。就现在。我感到难过,因为我不可能是永远的女生徒,将会对这些感情嗤之以鼻的是我自己。
“反正都是什么无关紧要的小事,没有接触过社会的孩子就是这么天真,不懂得审视自己。”
可是,就连这种难过,也的的确确是美好的啊。


炮弹会炸得无影无踪,枪会被锈蚀埋葬。程序会被损坏,肉体则会死亡。书籍会被烧毁,文字也会被遗忘。
只有思想不死,只有被隐瞒的一切永生。 

就算将来有一天谁都无力去揭开历史的面纱,至少从一部分人的脑内,从他们的精神里,将绽放出真识的利刃,吞噬宿主的血肉而生,去反抗,去战斗;为了让他们能成功,当今的人以自己的血来淬火锻造,以自己的骨制成战车的轮毂。


曾经因为恶行而受到伤害的人,在面对同样被恶行困扰的人时,为什么要露出“我也经历过这些,你经历的算什么”的态度呢?你受过的伤害,仅仅是你受过的伤害而已;不是你可以以此为傲的资本,更不是你不去阻止鄙夷这些恶行的理由。如果你乐意继续被他人伤害,那没人拦着你;不作为者只配这样的下场了。


同学说他们的英语文学课要演莎士比亚的Julius Caesar,我说那很不错啊,我也想学。我问你们都演谁?同学说,我演Brutus,我演Antony,我演谁谁谁……我问,那Caesar呢?
同学说:死了 


数学考试老师居然拿我的名字出卷子!!!问题是Dalia从学校去公共图书馆有多少种走法这种……
我明明是我们学校图书馆的怨灵!不会轻易去其他图书馆的!!!(还是会去的) 


不努力无法成功,但努力了不一定会成功。成功的人能清楚地认识到“是什么样的条件造就了我今天的生活”实属不易,而不是一味地鼓吹正能量奋斗论,漠视失败者的努力。因为正能量这种东西,在很多看清楚却又无力的人眼里,是很绝望的。 


大家并不是在说“努力没有用”,也没人不允许其他人努力。如果因为这样理解而对任何人抱有敌意,那只是很可惜而已。重点是成功者不否定他人的付出,不仗着“正能量”自傲。


艺术好复杂啊,大人好可怕啊。我一面想像他们那样拥有更多知识和更完善的逻辑,一面又不想像他们那样自傲、爱嘲讽、又尖锐得能够伤害别人。两者必须同时拥有吗?不见得吧。不过只要思考,就伴随着矛盾冲突,这点是肯定的。


今天下午班主任给我打了电话,说有一位有名的升学指导老师这周还来我们学校,他想和学校里成绩顶尖的学生谈谈。班主任问我周四能不能再来学校一趟。
其实上周三班主任就跟我说过这件事了,她要我拿着成绩单,第二天下午两点去找那老师。选择大学专业也好,未来工作方向也好,总之听听别人的意见。正好我那个时候要去考化学,这种水到渠成的拒绝理由真是难得,我几乎是欣喜若狂地拒绝了,但还是从一堆破破烂烂的A4纸里翻出了(大概是)最近一次的成绩单,第二天带给了班主任。她说她会代替我去问。
周五考完中文后,班主任叫住了我。
“你的成绩,去申请你想去的学校是绰绰有余的。如果想去更好的学校,提高竞争力的话,需要把雅思刷到8分。”
我面露难色,还没开口,她接着说:“我知道你不想考第二次雅思,这就是个建议,你听听就好,最终的决定权还在你自己手里。但是啊……”
但是啊。
“你真的不对自己要求高一点吗?”
“哎呀……我嘛……我也是有自知之明的……”我笑嘻嘻地打算再次搪塞过去。
“学校希望我们这届拿几个世界顶尖名校的offer。哈佛耶鲁,牛津剑桥总归知道吧?”
“不不不……”那可不是我该去的地方,“我对自己的要求……不在这里。”
“那在哪里?”
我欲言又止。
“写小说是吧。老师知道你喜欢写小说,喜欢写诗……哎,文学社和文学杂志倒是可以丰富简历来着……”
“我不是为了这个才建立真识社的……”
“老师就是跟你这么一说,就是说说别人提的建议。最终的决定权还是在你自己手里。”
成为考场的班级,现在所有人都交了卷,空荡荡的。我和旁边桌子上的盆栽握着手。空调开到了24度。
优等生,就要有优等生的样子。不要总化妆打扮,不要成天玩手机。同学常问你问题是好事要耐心解答,上课不能有小动作给他们树立坏榜样。不可以说自己考砸了,因为会被人讨厌。做出认真学习的样子,积极参与公益活动。
那么,我不是优等生,因为以上的那些要求,我一条也没做到。
不如说我讨厌优等生,在初中从班级排名的下面开始找自己的名字的那段时间,我恨极了优等生。他们做什么都会被老师原谅,是他们把我们的未来抢得一干二净。那个时候我想做小说家。优等生不如小说家。我坐在班级最后排垃圾桶的旁边,在笔记本上用铅笔写着草稿。那是我唯一的未来。被压住的植物,向着石头缝间透出的唯一的光芒伸出手。
现在的我已经不想做小说家了。好成绩来得太过轻松,我不知道是自己在吃老本,还是因为掉进了不同的环境。我甚至希望自己的成绩变得差一点,稍微差一点。变成不会被同学追问分数,追着借考卷的那种程度就可以。偶尔作文拿了50分,我还挺得意的到处宣扬:看吧,我也会拿低分,我和你们一样啊,我也会考砸嘛。快点认同我嘛。数学期末考的成绩一发到邮箱,我就迫不及待地发朋友圈:哎呀,我又掉了多少个百分点嘛。同学陆陆续续私信我:你现在多少分?不是说你是年级第一吗?我说,现在没有啦,我现在95。同学在屏幕那端打了字又删掉,打了字又删掉,“对方正在输入”。哎呀,那可真是皆大欢喜啊!同学最终发了一条。
被看穿了;这不就是皆大欢喜吗?丝毫谈不上可悲,这不就是少年吗?将来走上社会,哪还能寻得这么痛快的皆大欢喜呀?人生真是不要太过轻松啊。
今天下午我坐在床上挂掉了电话。我长大了,我要为自己做决定,要去听听别人的意见了。我要画上红扑扑的甜美妆,穿上呲甜的lolita裙子;管他说什么也好,就算是骗自己也好,他要问我我的工作方向是什么,我就说自己要当小说家。我要当小说家。
从石头缝里面透下来一缕光;从来都没人说过人生是轻松的。

完蛋了,看看自己的微博,十张照片里九张十张都是自拍。一点开全是自己的脸,脸,脸,脸,脸脸和脸,就差全城通缉。 


我以前没这么大戾气的,现在几乎是强忍着不合理的言论和举动。其实现在我正开始理解那些总喜欢嘲讽他人的大人们。我迫不及待地想显示:你看,相对于你来说我是正确的/更博学的/思维更缜密/更现实的。正因为自身的不成熟,才会有展示相对成熟一面的欲望。这个时候我会反问自己:有这个必要吗。 


我不需要遗书。我一定会活很久的,活一百零二岁,或者还要久,等大家都死了的时候我还活着。就算我死了,也不是真的死了,我还会回来的。所以什么也不要动,什么也不要变,我回来以后自然会安排好一切的。 


我最近,写了很多很过分的东西啊。其实并不是什么都没有写;写了。老师笑着对我说“This is very political”。我下意识会以为这种题材的文章不该是我来写的。似乎我就应该写中产阶级中学生的忧郁,别的都不能写似的。我终归还是长大了;一边意识到这点,一边痛苦地抱着书打了个滚。 


虽说不是所有人都能享受被人议论的快感……
曾经在洗手间里听到几个学姐议论我。
“上次晚会她也跳的是这个舞吧!”
“她特别作啊,作的人做什么都作。”
“就是绿茶婊吧,还偏偏一副全世界就她最不作的样子哦。”
“可很多人都这么觉得啊,真是的……”
等她们离开洗手间后,我等了一会也走了,回到教室一副特别生气的样子和同学们讲:“有人说我坏话被我听到了哎!气死我了!”其实我心里比谁都兴奋。
一群男生看到我走过就突然不说话了的时候,被谁用厌恶或怨恨的眼神盯着的时候,同学压低声音告诉我“上节课谁谁谁他们一群人在讨论你”的时候,我就突然兴趣大涨。
“他们说什么了?”
“说你是不是在和谁谁谈恋爱……”
“这种无关紧要的小事……”
“那你喜欢谁?”
“太宰治。”
没有刻意而引起了别人的注意力,对我而言是非常有趣的事情之一。
当大家在谨慎地观察着我,要么想看我笑话,要么想寻找谈资的时候,我也可以观察他们。人在议论他人时最能显露出种种内心的欲望,欣赏,怨恨,与真诚。人在议论他人时,才最大限度释放了自己的天性,成为了最真实的自我。在这个时候,哪怕仅是因为谈过即忘的小事,我也真正地认识到了自己身边的人们。这是平常聊天的乐趣比不上的。
常常有人为了形象,想闭口不谈他人事,一旦问他,他便说“与我无关”。这点很难做到。况且大部分人在说着“与我无关”的时候,心里依然在好奇着别人的观点,于是闭上眼睛听着大家议论,算是欺人不欺己了。
不过我并不觉得议论他人有任何不好的地方。如果不持续谈论八卦和了解丑闻,很多人的自尊与自信是无法维持的,本就平淡无奇的生活也会失去最后的意义。况且多数人的天性便是如此,压抑这一天性就和不许他人如厕一样,是没有道理的。
虽然我几乎总是最后一个知道八卦的,但我依然热衷于了解这些琐碎的小事。从中能发现多少新的信息与素材,每次都会有不一样的收获。我毫不掩盖自己的这一兴趣,但极力掩饰我被人议论会很高兴、甚至有点得意的怪癖。
不过议论他人,不单单是这么片面的义务。
我所在画室的其他学生都是小学生和初中生。只有我一个高中生坐在里面,有点孤零零的。况且我每次都迟到(说不清是改不掉的坏习惯还是潜意识里故意的),就更引人注目了。
小学生和初中生很大的一个特点是,他们从来不收敛自己的目光,也毫不吝啬和身边的任何人分享几句(可以听得很清楚的)悄悄话。所以当他们在议论什么东西的时候就非常显而易见。我就是这个画室里的话题之一。小女孩们讨论的莫过于三点:我的年龄,我看起来用心打扮过的原因,我为什么在这里画画。不过我始终傲慢地觉得她们是小孩子,没什么值得了解的,就不太注意。
有一次下课之后,小女孩们在画室里凑在一起悉悉索索说着些什么。说的是我;我正在帮老师收拾画具。我对她们正议论的内容没有兴趣,拿起包准备走的时候,一个眼睛圆溜溜的女孩拉住了我。
“姐姐,我可以加你的微信吗?因为你很好看。”
我不知所措。被人搭讪要联系方式早就不是第一次了,不过之前多半是异性。而且她这么一说,我反倒觉得自己不是那么漂亮,配不上她的这句赞美了。
站在圆眼睛女孩后面的小孩子们伸伸脑袋,直直地看着我。
“我也想要。”
“姐姐你好像从来没重复穿过一条裙子哎。”
“你每次进来都有一股仙气飘进来!”(现在的小学生都这么会夸人了,让我感叹一下)
我惭愧了起来,扭扭捏捏地翻出了二维码。小女孩们笑眯眯的。我意识到自己并没有打扮得多出众,外貌也不是特别漂亮;这些女孩们觉得我好看的原因主要是我是这里唯一的高中生,比较独特。
“姐姐再见!”
“拜拜!”她们一个接一个一蹦一跳走出了画室,开心得像一窝毛绒绒的小兔子。
她们平时是这样谈论我的吗?站在画室里,我真切地感到了惭愧,觉得自己的外貌并不是那么漂亮。就算现在写下来,我依然有些不好意思。傲慢的我被自己看不起的小女孩们打败了。
的确,有些人只有在说些坏话的时候,才有价值。反而出乎意料的赞美会让人措手不及。究竟是丑闻更使人出众,还是赞美更给人信心?


虽然说了“不要停止创作”,但想到一些事还是心有余悸。
那个时候“中国梦”还不是那么火,二十四字也不是每天抽查的必背;我还是初中生。自习课的时候,老师把我拉到走廊里,像在奶茶铺前点单的小姑娘,漫不经心地对我说了好几条要求。
“老师为什么找我?”
“这话怎么问得这么奇怪?你不是写作文好吗,不找你找谁?”
我拿到一张白色A3纸打印的文稿纸。平时我们用的都是马粪纸随便印的作文纸。我记得钢笔写在那张白纸上难得地一点也没洇墨,标题的大字清清楚楚的,每一个字都朝气蓬勃、奋发向上。
想到昨晚看的漫画。“在这个时候,如果你不写……”“但如果你写了……”“你没少尝过作品被审阅禁止发表的滋味吧?……”
不要停止创作……不要停止……


好想当一只小猫咪啊,被人温柔地摸后脑勺的感觉一定很舒服吧。


说到底就没有哪里是完全“友好”的。真正其乐融融的地方根本就不存在;大家都费尽心力维持着明面上的和睦,大家都在滚滚热浪上的薄冰表面行走,也因此时而举步维艰。幼儿园也会发生欺凌,何况人长大之后变得更为复杂了呢。对这一事实从难以置信到理所当然也是成长的一部分吧。

捅破这一层薄冰,不是好事,也不是坏事,但人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总归会破一下。就像一般来讲我们无法阻止火山喷发一样,人家就要喷的。大家能做的只有在喷发的时候躲得远远的;这不是置若罔闻,也不是懦弱无能。火山喷发后,有些地区可以重建,有些地区就被永远破坏了,甚至有些人会遇难。


小学二年级的时候,放学回家路上我跟妈妈说:妈妈,我今天英语考试把banana拼错了!
妈妈:哎呀,你怎么这么笨啊!你拼成什么了?
我:我拼成了banananana。(一脸认真地读了出来)


小学的时候,经常会有一节语文课是老师带着我们全班人读绘本,多半是外国的儿童绘本。我印象比较深的有《死了一百万次的猫》(好像是叫这个名字?那次读着读着老师哭了,于是我们自己读了下去);还有一本我忘了名字,但讲的是一个小镇里每个人都会给别人身上贴标签的故事。标签上写的是你对这个人的印象,有好的一种标签,也有坏的一种标签。故事的主角好像是不喜欢标签,结局是什么我已经忘了。
读到一半,老师拿出一个纸盒子,里面也放着两种大贴纸。一种是黄色的五角星,代表好的印象;一种是灰色的圆点点,代表坏的印象。老师说,让我们也给同学写印象贴纸,每个人至少写两张。
老师刚说完,大家就都冲过去拿起了黄色的五角星贴纸,有的同学拿了好几张,开开心心地回去写。我拿了一张五角星,在上面认认真真地写了好多字。
我在写的时候,有几个同学过来给我贴了贴纸。哥们一把把贴纸拍在我背上;坐后面的女生戳戳我,也递给了我一张。我收到了好几张五角星贴纸。后来我都把它们小心翼翼地贴在笔盒上,直到上面的字都磨掉了也没有揭下来。
我写完了一张五角星,粘在了好朋友的胳膊上。他看着上面密密麻麻的字,又惊讶又开心的样子。
等我再去前面拿贴纸的时候,就发现五角星贴纸都被拿完了,只剩下灰圆点贴纸。可是我至少还要再写一张。老师笑眯眯地看着我,我硬着头皮拿了一张灰圆点贴纸。
与在背后议论不同,说给当事人时,即便是实话,坏话也比好话难说多了。没有谁想承担说出坏话的结果,也不愿意去考虑。对于小学生,已经是这样了。
我写上:“你总是不知道收拾卫生,衣服和作业脏兮兮的。但是你答应过会改正,我也相信你,因为我们是朋友。”然后我慢慢递给了同桌。他一张贴纸也没收到,看到我递过来的灰圆点,不惊讶也不生气的样子。他还没看到上面写着什么,站在前面的老师就拿过去读了起来。
老师读了,突然说:“哎呀,你们看,这张贴纸多温柔呀!”然后大声地把我写的内容读了出来。我觉得很不好意思,因为我不觉得这个内容有什么温柔的。即使是实话,我也无法控制地感到愧疚,并觉得自己应该感到抱歉。不过同桌拿着那张灰圆点贴纸,贴在了他脏兮兮的作业本上,对我做了个鬼脸。因为我们是朋友。
这时候教室后面传来叫声,我看到除了自己所有女生都聚在那里,也跑过去凑热闹了。女生们的中心是我们班的班长。
我挤了进去。“哇!你咋这么多贴纸啊!”
班长全身上下,到处都是黄灿灿的⭐️五角星贴纸。从⭐️头发上,到短裙的⭐️裙摆上,甚至⭐️鞋子上,⭐️⭐️⭐️全都是五角星⭐️⭐️⭐️。她有点害羞地站在座位上,低头看着衣服上贴着的五角星;她那时候就像在舞台上演出的爱抖露一样,似乎有星星的碎片洒在她身上,真的亮闪闪的。
大家都很喜欢她,大家都想夸奖她,不论出于什么理由,都是很好理解的。不知道为什么,当时我脑子里闪过一个念头:
这不是老师想要的。
不知道为什么。这很好,但这不会是老师想要的吧。我回头看了一眼老师,她在和别的同学说话。
我转回来,突然发现在一堆五角星中间,她裙摆后面不引人注目的地方,有一个灰圆点。
“怎么会有一个圆点啊!”我说。
女生们立刻又凑了过来。“真的有一个啊!是谁贴的?上面写了什么?”大家的注意力瞬间就被这点吸引了。
班长扭过头,把裙摆拽过来,看着那个灰圆点。上面什么也没有写。
真的只是在这个时候,我才发现坐在班长后面的女生在哭。她经常哭,但在这个时候哭,还是很奇怪。她好像一张贴纸也没有。
“你们都觉得她很好!”她哭着说,“你们把所有的贴纸都给她了……你们为什么会觉得她很好?”
答案显而易见,却没有人回答她。她继续哭着。那张灰圆点贴纸就是她贴的。
“她很嫉妒班长吧。”我旁边的同学说。
“这不是嫉妒,这是自卑。”我说。
“可是嫉妒不就是自卑变成的吗?”
我点点头,觉得站在她旁边这样议论,在恶行当中也过于残酷,就闭上了嘴。


朔老师对我来说也是神一样的存在啊!
我想起冬天的时候,坐在校园里树下的长椅上。蜷起腿抱住膝盖,一手拿着那本被我戏称为“圣经”的迷你黑色笔记本,里面抄的全都是朔老师的诗。我把喜欢的诗,用中日英分别抄在里面。
没有风的冬天,天空被头顶的树枝刮得七零八落的,阳光暖暖的。我咬着指甲。四轮马车,四轮马车,“寂静地轧过的四轮马车”。节奏感,Alliteration,不对,是Consonance……
漆黑的扉页上,我用白色的高光笔写了“萩原朔太郎”。字迹歪歪扭扭的,像月亮,又好像消失了,不知怎么的,在我的字典里就是“孤独”的同义词了。萩原朔太郎,萩原朔太郎,Sakutaro Hagiwara,我一遍又一遍地读着。孤独的圣经被我拿在手里。耳朵都要冻掉了。
抄的第一首诗,是《恋上恋爱的人》。同学拿过我的笔记本,翻过这首诗,脸上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好吧。”她说。是你的话,就可以理解了,她说。
“每一首诗前面都写了啊,萩原朔太郎,这边的诗都是他写的吗?你写这么多遍干嘛?Sa-ku-ta-ro,哎,也是他吧?”
我半张着嘴,开心得说不出话来;好像异教徒谈到了神的名字,我心头一动。
“这药物一般的孤独”。透亮刺眼,闪烁的,冰冷的。夜晚回家的路上轻巧地走在我前面的猫咪,像是天使一样,像是领路人一样,向天堂一样的黑暗深处走了过去。神告诉了我什么是寂寞。


我感到寂寞又失望。家旁边那条河,静静的,深深的。郊区的路上一个人也没有。天空中的新月,鸣虫,河对岸嗡嗡响着的工厂,不知道我的担忧。这样想也不对,水塔高高耸立。我还不知道什么是担忧。要是我在夜晚,脱光了衣服跳进河里游泳,一定也不会有人发现我。 


如果是戏弄文字的话,那在写作者中是最为低级、恶俗的一种把戏。如果能使文字服从于自己的话,那也只能勉强算是不过分的行为。假如能与语言和文字合作,那才能够被称为优秀的,了不起的写作。缺乏对文字本身的尊重的话,是写不出好作品的;我是这么理解的。


今天下午去理头发了。还是想保持中川的发型。妈妈带着我去了理发店,一进去就有一个女人勤快地招呼:“来来来,先去洗头吧!”
她把我带到洗头的地方,一开始我只是很安静地躺在那里,她也安静地给我洗着头。我没戴眼镜,看得不太清楚,但隐约觉得她很漂亮。她和我差不多高,染了一头亚麻灰的短发,长得肉嘟嘟的,眼睛特别大,大概不化这么浓的妆也会很大。
几年前我曾经写过一篇名为《理发》的随笔。我在随笔里自嘲道,每次去理发时给我洗头的人都会问我今年多大了,上几年级,感叹一句“你长得真小呀”。那时候的我理直气壮:大人们总喜欢问来理发的小孩多大,几年级,实在是没话找话说的典范。而当时的我作为一个偏爱安静的小孩,对这种没话找话说的行为嗤之以鼻。
几年下来我渐渐习惯了各种服务业人员各样缓解尴尬的问题,也不再在练习里抱怨什么。一直有人说我看起来年纪小,我也从一开始的厌烦变得不以为然。今天这个人还没跟我说话呢,我刚这么想,她就开口了:
“你现在放假啦?”
我在心里叹了口气。“嗯。”
“你上几年级啊?”
“开学就高三了。”
“哦……那你十八岁了吧?”
“还差两个月。”
“哦哦,那差不多了。十八岁应该读高三了啊……”她抹香波的方法很特别,是把香波在手上搓开,再淋在我头发上,“那你是00年的?不对哦……”
“99年的。”
“嗯对,99年的。”
她停顿了一会。
“那你比我大两岁呀。”
“什么?”我惊了一下,想再往后仰点去看她那双描了粗眼线的大眼睛,却被一点水沫溅到额上,下意识地眯起眼睛。
“我是01年的啊。你看起来真小啊!我还以为你上初中呢。”
我一时不知道要说什么好。
她问旁边另外一位给客人洗头的女人:“你是几几年的啊?”
“我啊?”旁边的女人说,“我00年的啊?”
“哦,那你也比她小。你几月的?”
“十月。”
“你呢?”她问我。
“我九月的。”我回答。
“哦,那你差不多比她大一岁。”
然后我们又陷入了沉默。
“你戴的透明的是牙套吗?”抹护发素的时候她问我。
“嗯。”
“我也想去整个牙。我有半颗牙被磕掉了啊!”她轻快地笑起来,像个小孩子。
“那可以换颗新的嘛,只不过原来的牙要全拔掉吧?我也不清楚啊。”长这么大,我第一次对服务业人员说这么多话。说出口时我自己都惊讶了;我感到自己持着一种前所未有的感情,像是自信,像是亲切与感动,又像是怀念。从前那个总是被批评不敢和陌生人说话的凝華不见了。
“哎呀好痛。我不要呢。”
我听着她的语气,发自内心地笑了起来。
“你衣服上这个英文单词是什么呀?DREAM,是梦的意思吧?”
“是呀。”我感觉自己说出口的话不仅仅是话了。
“哎呀,我的梦想就是变得更漂亮。”她一边笑着,一遍把我的头发包了起来。我坐起来,回头看了一眼她,她已经很漂亮了。
如果她是我的妹妹,穿上我们学校的校服,一定会更漂亮。如果她是我的妹妹,开学她就该上高二了。如果她是我的妹妹,她的梦想可能会不一样。
可是,我意识到,生活没有那么多如果。如果我能回到过去,重新做一个小孩,我会更仔细地过每一天。我会记下,究竟是在哪天,我跻身“大人”的行列了。而不是后知后觉地回过头去,才发现自己好像在什么时候跨过了一个模模糊糊磨损殆尽的门槛,却完全没有自知之明。我要做一个会忏悔的大人了。
她边走边跳地到店门口去迎来了下一位客人。


今天中午,由于施工失误,一声惊雷,家中电闸应声跳断,所有电器停转,焦糊味扑鼻而来,爆裂声不断。电工紧急检查抢修,家中电器均有不同程度的损坏。Wi-Fi失灵,部分空调损坏,热水器烧毁。下午读完了一册古文观止。现在刚冲完一个冷水澡,坐在我妈的床上,思考二十一世纪信息时代人类依赖性的脆弱。


为了躲避空调冷风,一直不断地往床的边缘移动。终于在移动到一定地步之后,头朝下地翻到地板上去了。


十四年过去了,我没有成为天文学家。
我稍稍大一点的时候,从报纸上读到冥王星不再是行星了。但小时候我最喜欢冥王星,因为它小小的,就像小时候的我一样。天文学家的话和我有什么关系吗?冥王星成了我的行星。
我长大了很多之后,终于在手机上看到了冥王星的照片。人类一定等待了很多年,我真幸运啊。科学家的话,对我来说还是很重要的。
十四年过去了,虽然未来还很长,但我不会成为天文学家。


刚才我坐在厅里玩手机,突然好几个学弟推推搡搡跑了过来,说:“能帮个忙吗?你要吃巧克力吗……”(他拿的是一根小蜡烛)
“不行我来说,那个,小仙女,今天我们班的Andy过生日,你能帮忙录一个祝他生日快乐的视频吗?”
“他觉得你很漂亮!你一定要祝他生日快乐!”然后一阵笑声。
我说:“好啊没问题呀。你们是预备班的吗?”
“是的,是的,我们去光线好一点的地方录吧!”
我帮忙说了句生日快乐录了个视频,他们哄笑着回去了。过了一会,他们从教室里推出来一个戴着滑稽头套,满脸奶油的男孩,又拉拉扯扯地回到了教室里。
年轻真好啊……


 
评论
热度(10)
© 水月凝華|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