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业日记171010-13

这段时间忙得有点过分了,身体状况也不尽人意。下午头疼到走不回家,刚才冲了个热水澡,感觉明显好多了。明明这么忙,我却还给自己找了一堆事做。晚会舞蹈表演也好,唱歌比赛也好,主持人也好,哪样不是给自己找的麻烦事。与此同时还要申请大学,即使有中介帮忙督促,但最主要的写文书和准备材料还是要我自己去办。再加上期中考试临近,几乎所有人都忙得不可开交。

经常和我一起合作的西尔维娅(这个翻译好听吗)比我忙多了,今天下午的课她直接上到一半请假离开,就是因为申请大学的事。她打算申请美国大学,这比申请加拿大大学复杂。看来我还不是最焦头烂额的。这星期我们俩在一起做一个作业,但还没做完;是个很有意思的作业,等完成了之后我会写下来的。暂且保密。

上领导力课程的基辅啊,这个礼拜在学校大会上为万圣节晚会做了宣传。我看她上台的时候手里拿着个什么东西,也没太注意;没想演讲到一半,她在台上当着全校的面把手里那个马头头套一把套上了,拿麦克风讲话困难至极,台下同学爆笑。基辅是迫真搞笑艺人了,已经可以出道了!

说好要和南宫一起读的《发条橙》,我今天才开始读。根本看不懂啦。真的看不懂哇。究竟在讲什么完全没有概念,仿佛幻觉一样的描写让我不知所措。说起来这一整个星期心理学课都在讲毒品,可谓大开眼界。

这几天天气一下子冷了起来,我在外套里加了一件毛背心。这样一来就可以把校服裙子的腰边往上卷一圈而不会看起来很奇怪了。卷完之后会短个四五公分,配上过膝袜很好看。回家时走到院子里我会偷偷把卷过的裙子松下来,这样就不会被妈妈说“裙子太短啦”。

我还是喜欢晴朗的天气。从前几天的笔记里找到了写下的这样一段话:“染满鲜血的牺牲者是破损了的落日。所有的云,被这血光所照亮而向它赶去,前赴后继,趋之若鹜。”后面两个成语排在一起很有意思,我写的时候在想什么啊?

上海的朋友们要注意别感冒啦。

 
评论(5)
热度(8)
© 水月凝華|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