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业日记171102

已经看见不存在的事物了。现在可以确定是每晚都会发低烧了,早早睡觉并没有让情况好多少,早上起来又自我感觉良好。
慢吞吞走在路上的时候,工地边铺着的石子路,那些深深浅浅的石子纹路都疯了一样地向脚底冲过来。我被吓了一跳,仔细一看又没有什么东西在动。对于事物的远近距离感变得异常敏锐,路边的野草似乎都在随着脚步飞速移动;将手靠近面前时就像有谁挥拳砸向自己一样。这种过分的敏感在上了一节自习课之后就完全好了。
至于课程的内容,已经完全记不清了。记得在地理笔记上画了很好看的速写。记得中文课很有趣。对了,想起来了。中文老师说我们每个学生都自我意识特别强,都有做诗人的潜质。我差点没笑死。
我只想好好休息一会。拒绝了老师要求我参加的两个莫名其妙的竞赛,发了类似于“日子越近越想死”,“下学期一定会帮忙做招生工作,这次就请原谅我吧”的消息过去。自己都觉得自己莫名其妙。
习惯了痛苦之后才会无法承担舒适的喜悦。我不想请假。为数不多的理智、热情和专注都投入在课上了。终于想起来写今天的日记时,我已经不清醒了。一天的理智已经耗尽了。组织语言变得太过困难。那些劝我去医院的人难道以为自己是好人吗?你们知道就行了,什么也不要说。我嫌你们烦。
放学回家在轻轨上时,看到了很美的晚霞。像是粉色人鱼的鳞片,嫩红的云彩闪着金光,在趋暗的那半片天空水波纹一般的云絮前面跃动着。我站在车门前抬起头,发现天上有一缕羽毛似的云。
哎呀,我现在明白了。凤凰死去了,这一定是它的葬礼。我是意外的出席者,面对西面默哀着,低着头走在高耸的轻轨站前面。

 
评论
热度(6)
© 水月凝華|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