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业日记171103

现在坐在书桌前面,桌上摊着一本二十世纪日本文学史,查了很多资料,发现自己也喜欢三木露风。身旁垃圾桶已经满了,都是零食的包装袋。笔记本也摊在桌面上,记了新注册的日语学习网站的用户名和密码。记忆力越来越差了。我还记得自己特别喜欢三好达治。当然记得,几个月前的事,昨天的事,前一个小时的事,上一秒钟的事,我当然记得。

吃了药,嘴里一直泛苦味。但的确身体好一些了。没有痛到昏过去,也没有走不动路,甚至很精神。成绩报告单出来了,塔伦特女士给了超级低的分,我还有精神去抱怨几句。走在路上,南宫还是想扶着我。不用扶我也能自己好好走路的。

今天早上发现稻子被收割完了。雾气沉在空落落的田野里,像是结了厚厚的一层蛛网。

我没有天赋,也没有努力的方向。我像程序出错了的扫地机器人一样乱冲乱撞,到处打着转。也没有猫咪停在我的背上。

有人在诋毁我。尽情相信你想相信的东西,不要去相信无中生有的事情。

《人间失格》的英文版,自然一直在我手里。《斜阳》的英文版也是。

我已经好了。那样歇斯底里的话,我不会再写第二遍了。

也许我一生都会追求贫弱的童年的幻影吧。

 
评论(1)
热度(4)
© 水月凝華|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