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片

真识社:

中川龙之助

我陷入了恋情之中。
起因是老家那间破旧的偏房糊满石灰粉的土墙上,颤颤巍巍地悬挂着的一副黑白照片。相框那宝石绿的漆皮零零碎碎早已驳落,就这么挂在墙中央——和我的视线齐平的位置。不上不下,仿佛孤孤零零停在墙上的蛾子。怎么着也不是个位置,好像总有要去哪里的意思,好像最后成为了未完成的东西。
黑白照片像是夙愿未了的魂魄,飘飘然浮在我面前。
照片上的男人样貌清冽,眉目如画,但含着激烈的幽怨,令我沉迷。怎样的生活才能塑出这般神态。而男人的身体,却显得模糊不清;照片的暗部上胡乱涂了一件像是中山装的衣物,粗糙的手笔与那精细的五官截然不同,仿佛身体与面貌解离开来,让这张令人遗憾的照片更缥缈起来。
终于有一天,我无法忍耐内心渎神般强烈而背德的爱意,在土墙上那块小窗洒下的阴冷光线里,伸出愧疚的手,摘下禁果一样,窃取圣物一样,捧下了我死去的爱人的相片。我隔着那层脆弱的玻璃爱抚着。
这是怎样的一张脸啊。
而今将他静静地放在面前注视着,我才注意到那草率涂上的假衣服下面藏着的真相。在那件仓促绘上的中山装的缝隙间,露出了襦袢的领口,纤细的一道白边柔柔地圈起他的脖颈,落下去的衣物肩线从假衣装的后面冒出来。我的爱人,穿着一身和服,郁郁坐在相框内。
这粗糙的手笔究竟是要掩盖什么呢?涂去这件和服的人,又是谁?在他成为我擅自决定的爱人之前,他还曾是谁的爱人吗?而他的模样,为什么会停落在这间偏房空落落的白墙中央?
沐浴着冰冷的日光,我抚摸上他忧愁的面容。那双眼里饱含着绝望的期待,又有对无法挽回的追忆的悔恨,仿佛在呼唤着我,央求着我将他放出去。
你是谁呀,我的爱人,你是谁呀?
我抬起手,心中充满了热烈的爱意与向往,于是将他往地下狠狠一摔。

 
评论
热度(10)
  1. 水月凝華真识社 转载了此文字
© 水月凝華|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