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是真的谁也无法理解我的苦痛了吧。
复杂的,模糊的,确切存在的痛苦着实在腹腔里翻滚着,好像双臂环住身体时,都能触到它到处游动的身形。具现化的感受像是探查着自己。
这一件事,那一件事,层层叠加起来——真是没有人会理解了,我也不求谁理解了。
要是说给别人太多,那就像散播毒药一样。我不擅长这种事。我也讨厌别人来探寻我的痛苦。现在真切地感受到了悲伤。
昨天和朋友一起出去,去了市中心。是我不熟悉的高楼,巨大电子屏,和干净却拥挤,填满了名牌商店的百货大楼。花灯也好,招牌也好,到处都是城里的颜色。
今天看到色情文章又觉得特别好笑。
想要恋爱。
不遗余力地试图移开自己的注意力,试图逃避;感到惭愧而内疚。不是因为对问题的逃避。这么久以来,我一直以为自己是寻求着痛苦与悲伤的。一旦到手,必定要充分地完成它,体味它。这是我并不高尚的准则。现在这种懦弱的样子真是不知道怎么回事。但只觉得哪怕一分钟,想想别的事也好。
阴郁的床头灯亮着。白灰色的光,我倚在床头,拿着《斜阳》。谁也没法理解我吧。
“那天早晨,弟弟直治自杀了。”

 
评论
热度(9)
© 水月凝華|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