梶的升天(一)

*文豪与炼金术师同人,青空组梶三(梶井基次郎*三好达治),腐向

*AU,现代男子高校生paro,有年龄操作。

*角色死亡请注意。有史实梗

*剧情取材自梶井基次郎著《K的升天》,有援引部分内容。

*全篇第一人称叙事,不能接受请及时退出。

*80%可能会坑。

 

【消息记录】

2018年3月28日


请问您是?

啊,这样啊!

是的,是我,我是三好达治。

刚开学,上三年级了。

哈哈,还好啦,不是那么忙。

嗯是的!虽然也就一个月的相识,但梶……不知道为什么是我遇见过的,嗯,最适合当朋友的人呢,要是能早点认识就好了。啊,他现在怎么样了?

您说!

……

……稍等一下。

对不起……啊。

最后还是没能……吗。

……那是?

为什么会这样……

可……可就算您问我,我也……我认识他不过一个多月,这个星期都……没有见到他,没有。就算发消息也不回复……

是的……。一开始一切正常,后来收到他消息的几率越来越小,直到我……最后一次,对,最后一次见到他之后,他完全不回复了……前几天消息还是已读状态,就,三天之前的消息开始,全部都是未读。我以为他又住院了……

……就是那天吗。

嗯……

不……天还冷,我们从没下过水。他也没和我说过自己会不会游泳。他会的话,那怎么会……

篮球场就在沙滩旁边,走十米左右就是海,涨潮的时候平台下面全都是被淹没的。

嗯,有时候我们会在沙滩上走一走来着。梶身体吃不消,很少一起打球,平时晚上他都是坐在场边起哄。遇见他之后每天我都陪着他去海边走一走。

对,都是退潮的时候。太冷了,我们一次也没有下过水,只有我脱过鞋子在水里踩过两三回。怕他着凉,没让他玩。梶从没提过想游泳之类的。

我也没游过。

其实不是,夏天经常有人在那片海域游泳的,是安全海域。至少我从没听到过这边出过事故……

不……

对。对啊,二十四号是晴天来着。晚上月亮也很亮,我记得很清楚……没有浪。很久没有大浪警报了。

……那天。那天……

……对不起。

其实。其实是这样的。之前那天,是二十一号那天我情绪不太好……和他吵了一架,提前回去了。那是我最后一次见到他。梶还给我发了一条消息,问我怎么了……那是他给我发的最后一条消息。

稍等,我看一下。

他是八点二十三分给我发的消息。

嗯,平时我们打球大概打到八点钟左右回家。那之后我会和梶一起散步……

对,大约到九点左右。

所以那天他准时到家了……

……对不起。之后其实。其实,我都再也没去那里打过球。

嗯。再也没去过了。那三天,都没有去过。二十四号真的,二十四号真的没有去……

……不,要是那天我去了的话……要是那天我去了就好了……

……对不起……

我不该……明明知道……

死亡时间……

偶尔。偶尔我们也会晃到快十点……

对不起,对不起……

对不起……要是那天我去了的话……

对不起……

嗯……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啊,为什么会这样……

好的。

嗯,我会的。

不,不……

嗯……

晚安。

  

【文件夹内的文稿纸。文件夹标签:闲花】

 

我第一次遇见梶井基次郎的时候,他站在被雨水打得垂头丧气的行道树下,提着一双湿透的鞋。那是晚上,昏暗的街灯在他的头发上晕开,他听到了我的脚步声猛地转过头来,我看到他戴着的长长的耳坠晃了一晃,在阴郁的雨夜里闪亮得透彻纯净,像是只有公主才能佩戴的珍宝。

妖怪。这是看到黑暗中他的面庞后我的第一反应。

那是一副更具有阴柔气质的面容;街灯的光芒划过他挺翘的鼻梁,略微凹陷的双眼含着浅笑。看起来似乎有点难为情的样子,但依然像极了魅惑人心的妖怪。

“呀。”他开口了。海涛声和落在海面上的雨声从他身后涌上来。

我第一次看到他,就为他担心起来。“那个,要不我们共用一把伞吧?你是最近刚搬过来的吗?现在不早了,我对这儿熟,不如我送你回去吧?”

他笑着点点头,慢慢穿上了鞋子。即使是被淋成落汤鸡这么狼狈的状态,他的动作似乎也有一种潇洒的感觉,好像对于让人苦恼的这场雨不屑一顾。

“你家在哪?”

“啊……一下子想不起来啦,嘿嘿。不远,记得是一个招牌是黄色的咖啡店对面……”

“哦我知道我知道了!顺路的啦!”

“谢谢啦。”

“不用谢!”

“我叫梶井基次郎,你呢?”

“三好达治。你是最近刚搬过来的吧?你外套都湿了,还是先赶紧脱掉吧。先穿我这件好了。”

“是,上礼拜刚到这边来。你不冷吗?”

“刚才还在打球,现在好热……唉,谁想到真的下雨了啊,还下得这么急……明明现在才二月吧!”

“是呢。你是打篮球啊。”他看着我胳膊下夹着的球。

“嗯,我是学校篮球队的,每天晚上我都去练习啦,喏,就在那边沙滩边上的露天场地。”我头往后一撇示意了一下。梶回头看了一眼,耳坠一晃闪了一闪。我感觉他根本没看清;根本不可能看清嘛,隔着雨隔着树。可是他说:

“啊,是那里啊。”

“嗯。是块好地方呢!有时候遇见别的学生过来一起打,最多能容纳八九个人在场上。梶井君应该转到我们学校了吧?这附近没别的高校了。”

“没有,我休学了哦。因为医院在这附近,图方便才临时住到这里来的。”

我吓了一跳。因为他的语气与神态有着完全不属于病人的自信,得知他身体虚弱到无法继续学业时,巨大的落差让我突然不安起来。而梶笑吟吟地看着我,似乎对于我的反应还有些得意。怎么样,没想到吧;他的脸上分明就是这样的表情。在那之后我才渐渐看出他那副身躯显出病态的一些细节。

“那你还冬天大晚上的在外面晃,下雨还不打伞……”

“要不还是我来打伞吧?你太矮了,我老是被伞骨撞到脑袋哎。”

“你说谁矮了!”

“欸——达治好凶哦——”

“因为你太蠢了!身体不好还大晚上的在外面淋雨这种事只有傻子才干得出来吧!还有那么亲昵的称呼怎么回事啊!”

“哇,明明第一次见面居然在担心我吗,好老妈子哦……”

“谁是老妈子了!你也知道第一次见面啊!梶你是不是这里有点问题?”我说着指了指自己的脑袋。

“明明你自己也直接省略成一个梶字了!”

我们一路拌着嘴到了他家。虽然你一言我一语弄得剑拔弩张的样子,两个人最后却都忍不住笑了出来。他在家门口把外套还给了我。我揣着外套回了家,到了房间里才闻到他穿过的外套上沾了一点清冽的香气。很熟悉也很让人安心的香气。我脑子一时有点转不动,思考了很久才想起那是柠檬的味道。

 

TBC


后篇→(二)

 
评论
热度(8)
© 水月凝華|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