梶的升天(二)

*文豪与炼金术师同人,青空组,梶三,腐向。前篇→(一)


【文件夹内的文稿纸。文件夹标签:闲花】


我没想到第二天傍晚能在篮球场看到梶。还以为他找不过来了呢;不过仔细想想海滩边就这一个篮球场了,沿路走走也能找到吧。这时他已经坐在了场边的长凳上,海面上已缓缓升起星斗,零零碎碎的夕阳映着他的耳坠。为什么要戴这样漂亮的耳坠呢?不过倒是和他精致的容貌很相配。

梶看着大海。

我运了下球,空旷而刺耳的声音散进海平面里。梶转过头来,突然露出一个笑容。

“哟,达治。”

是不是我的错觉啊,在那不怀好意的笑容末尾,他似乎舔了一下自己的嘴唇。

“你打球吗?”我问他,没有像往常一样直接绕场运球热身,而是坐在了他旁边。

“试一试嘛。我很久没上体育课了。”

于是我把球传给他,他抱着球一时间有点手足无措的样子,被我笑了一把。然后我看他在那里试着投篮,扔了十次进了两次,满场跑去捡球。

“不行了,累死我了!”梶把球扔给我,回来直接瘫在了长凳上,一头金毛垂下来毛茸茸的。“但怎么样,投进的时候的我,还是,很潇洒的吧!”

我听着他一边喘一边说。“哪有投十次只进两次还说自己潇洒的……不过篮球又不是只有投篮。嘛,待会还有人来一起练的话你就能看到啦!”

后来那天晚上陆陆续续来了六七个人,安吾和织田作也来了。织田作和梶聊得很开心,大家散伙的时候听他称呼梶是“前辈”,我才知道梶和我差不多大,前几天刚过完生日。

天完全黑了,晴朗的夜空送下几阵风,月光与街灯的光一同融在场地上。

“大家这就回去了吗?”梶问我。

“嗯,差不多八点了,平时这个时候我们就各自回家了。我有时候还要再继续练一会!梶呢,现在准备回去了吗?”

他把手叠在脑后,躺在长凳上。“嗯——我无所谓啦!达治打球很帅所以再看一会好了。”

“……你有毒吧。反正你要留的话就留好了……糟了,我水喝完了,你等等我再去买一瓶。”

“喝我的好了?”梶翻过身颇吃力地从自己的包里掏出他的水杯。

“不要!你喝过了吧。”

“那有什么关系。是柠檬汁哦!达治知道吗,一个柠檬里的维生素C含量足足有一个柠檬的量那么多!”

“不知道,你是不是智障。”

“不是,我是柠檬的使者。嘛你倒进你杯子里喝不就好了。”

便利店确实离这儿有点远。“……好吧。停停停!你松手我来倒!怕你洒出来……”

虽然尝得出加了一些糖,但柠檬汁还是有点酸。我皱了皱鼻子。“梶是不是喜欢柠檬啊。”昨天闻到外套上也留了柠檬的味道;我差点就说出来了。如果被他知道我捧着他穿过的外套闻上面留下的味道,我现在立刻一脑袋撞死在礁石上面。

“柠檬能让心情一下子愉快起来哦。颜色也很好看味道也很清爽,还可以做成炸弹。”

“因为能够导电?”

“不,只靠本美男子的意念就够了。”

我故意板着一张脸一言不发地看着他。

“……对不起。这是我的romantic spirit。”

“我觉得你休学的原因肯定是脑子有问题。”

“不完全是啦。”

难道还真是原因之一吗?我突然沉默下来。梶是一个藏了很多秘密的人。这么说有点奇怪,毕竟刚认识一天的人也不可能了解太多;但一般来讲新认识的朋友若是意气相投就会立刻熟络起来,谈话内容也会渐渐偏向日常琐事。而梶几乎没怎么提过自己的生活,还总时不时冒出一些让人摸不着头脑的胡话。有个性倒不是什么问题;相反,这点让我想用更多时间和他相处了。但梶,难道是不想提及自己的生活吗?

“这边的海滩可以下去吗?”

“可以啊!你想去走走?你穿得太少了吧,晚上海风一吹会着凉的!真的是要风度不要温度……”

“啊,这个词隔壁家的老大妈也用过哦。”

“哦所以你想表明什么你赶紧闭嘴给我披上这件!”

我的大衣披在梶身上显得特别小。海浪恬静地卷上来,将月光送至岸上,又柔柔退下去。深夜里,梶的身影像是在发着光。他一边两手交叉抓着大衣一边兴奋地在海滩上到处跑,过了一会又低着头在地上踩来踩去进进退退。我以为他耳坠掉了,跟过去想帮他找找,却在不远处就看见他两颊旁闪亮的坠饰晃来晃去。

“梶!你找什么呢!”

“什么也没有哦。”

我跑到他面前。

“啊,被你挡住了。”

“什么?”

“影子。”

我退开一步。夜风撩起梶的头发,朦朦胧胧间他半垂着的眼睛闪着光。被他的影子笼罩着的砂砾似乎也像星星一样闪闪发亮。我在一瞬间,觉得他的影子活了过来。

知道我在想什么似的,梶开口说:“在影子里,也有一个我的人格呢。”

“是吗。”

“那是一个充满了冲动与热情的人格。但,看,就像现在这样,他被束缚在我的脚下,无法得到解脱。他没法挣脱我本身、我外表、我的存在。但是他想,而且随着我的成长越来越为激烈了。”

“梶……?”这家伙又在说什么呢,真的没事吗?

“达治,你的也是哦。你的影子里也藏着……啊,真是意想不到啊,”梶突然神秘地笑起来,“你自己可能也没意识到呢。”

“梶,我跟不上你的思路了……”

“影子的存在,理应是理所当然的,可为什么那么多人都认为它是黑暗的,是可怖的,尤其对于我们少年来说,是不该深究的呢?”

我已经放弃吐槽了。没穿大衣还是有些冷,我朝他靠得近了一点。

“达治也是这么认为的吧?毕竟是达治嘛。”

“我已经……完全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了啊!”

“哎呀,不好意思。”梶狡黠地笑笑。突然之间,他又变回了那个正常的梶,眼里含着淘气的笑意,清秀而让人着迷。“所以说很少有人能理解我的浪漫精神嘛。”

一阵风把他身上柠檬的香气送了过来。我沉默着。

“我今天超级开心哦,好久没有和这么多人说话聊天了。平时在医院里很无聊哇。大海很好看,还是站在海滩上看最好看。这种时候才能感到大海是活的。”

“我们的文字中,海里有着母亲;在法语的单词里,母亲中有海……*”我突然说出了前几天课上的新发现。明明觉得是很奇怪的念头,还没跟别人说过来着,可在梶身边,就不由自主地说出来了。

“是这样吗?不愧是达治呢。”

“……”

“对了,达治听过一个词吗?”

“快说。”

“一见钟情。”

 

【询问笔录】


第一次

时间:2018年3月30日

地点:(略)

询问人(签名):(略)

记录人(签名):(略)

被询问人:三好达治    性别:男    年龄:17周岁    出生日期:2000年8月23日

现住址及联系方式:(略)

于(时间)到达,(时间)离开,本人签名:三好达治


(中略)


问:你和梶井是什么关系?

答:挚友。虽然只相识一个月左右。


问:只是朋友吗?

答:是朋友。


问:希望你能如实作答,因为你提供的线索或许能帮助我们找出梶井死亡的真相。再询问一遍,你和梶井是什么关系?

答:(沉默)

答:梶井基次郎和我……是恋人。


TBC


*出典自《郷愁》(《测量船》,三好达治著)


 
评论
热度(10)
© 水月凝華|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