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业日记180121

把那本复刻的《测量船》拿出来拍照片的时候,一不小心把包书的硫酸纸和有粘性的东西放在了一起。发现的时候已经被黏住了,小心翼翼撕下来,最后还是撕破了一块,正好破在包书脊的部位。这本书的年纪可以做我的父亲,在到我手里之前也不知道经了多少人的手,结果在我这儿就把包书纸弄坏了。我感觉自己像是弄坏了这本书的睡衣,犯了难堪的罪。

我依稀记得自己搬家时是带了些硫酸纸过来,于是翻箱倒柜地找,想拿张新的给它包上,结果吃了一嘴灰也没能找到。情急之下只好把临摹本的描红纸裁下一张,垫在破损处。又耻辱又惭愧,我不停在心里说着“对不起,对不起,原谅我吧”。这本书漂洋过海到我身边,却被我一不小心弄坏了包书纸。对不起,对不起,原谅我吧。我把嘴唇轻轻压在包好后的书上,为了确认什么而不停地吻着它。你愿意原谅我吗?愿意吗?我没脸再见它,匆匆把它塞进被挤得满满当当的书架里。我又爱它,又不想再见到它,只是为了逃避自己的罪行而已。


因为感冒,昨天睡了一整天。今天感冒加重了。

要是当时没有人和我说话的话啊。

谁知道呢。


 
评论
热度(2)
© 水月凝華|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