屏幕

真识社:

中川龍之助


她把弟弟抱在怀里看新闻。

刚吃过晚饭,气氛稍显沉闷,一股泛酸的、油腻的菜味在客厅里回旋起来。爸爸在厨房里洗碗。明天就要开学,茶几上放着她为学校元宵灯会准备的彩灯,红艳热烈。与之形成强烈对比的是,面前55寸的液晶屏上,宝蓝的底上白色的字,单调而平滑得,什么都不像。

她不知道这个新闻已经播了多久了。可能有一个世纪那么久,也可能没有,但是是不正常的久。弟弟温暖的身体在她怀里晃动着,注视着茶几上的彩灯,小手僵硬地摆动起来。

无限的蓝底与白字在屏幕上瞬间出现又消失。她想到了什么,好像是像什么东西。电脑死机了的时候。信息技术课上她举起手,蓝色屏幕上的白字止步不前,她也止步不前,她举起手,止步不前,老师没有看到她,旁边的同学在复制黏贴文本框,可是她做不了作业。

“老师。”她小声叫。

五十二台电脑主机运转的声音把她压了回去。

蓝色的屏幕上白色的字突然延伸到很远很远,远远不想结束地向后滚动,于是她向前奔跑,像在跑步机上,她吃力而痛苦地前进,她变成自己并不了解的白色文字的一体。她不敢再止步不前,生怕一旦停下来自己就会被卷倒,她疲惫地随着白色的文字成长,在宝蓝色的屏幕上没有尽头,她拼命摆着自己的手——

弟弟拼命摆着自己的小手。

一瞬间好像又变回了正常的新闻。她依旧看不懂,虽然是有什么人在开会。冬奥会结束了。爸爸洗完了碗。瓷碗碰撞的声音。爸爸关掉了厨房的灯,啪。

55寸的液晶屏上,宝蓝色的底色上,倏地出现了一张巨大的黑白照片。是不认识的人。是老人。是很重要的人,才会让人觉得有必要把他死了这件事告诉整个国家。可是我不认识他,她想。这个世界上还是有重要和不重要的人的。我们都不重要。她努力了一下,怎么也想象不出自己的黑白照片在宝蓝色屏幕上的样子。

好像是被屏幕吓到了,弟弟号哭起来。坐在旁边沙发上的妈妈关掉了电视机,从她怀里抱起弟弟。

屏幕黑了。

在55寸的黑色屏幕前方,摆着她鲜红的彩灯。


 
评论
热度(7)
  1. 水月凝華真识社 转载了此文字
© 水月凝華|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