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交车驶过高架桥下。瞬间灰暗染满了车厢,我靠在玻璃窗上抬起头,吊环扶手随着车身晃来晃去。

我对面和身边的座位都是空的。

其实一路上我的身边都没有人,对面曾坐了一个用手支着脑袋打瞌睡的男人,匆匆忙忙地下车,匆匆忙忙地消失在车尾后。

一小丝寒冷的空气游了进来。晚冬的街道依然披着灰蒙蒙的滤镜,在阴天变得越来越平淡,像一张宣纸摊开,灯泡烧断了钨丝。

快要到家了。

带着一丝柔和的阴森的车厢顶吱呀作响。清冷的郊区下午,人不情愿不自觉地走在路上。我和他们一样,也只想快点回家,却不想快点到家。

人会沉迷于路途间的忧愁。就和药物一样,过量摄取后产生耐性,但精神又变得极为渴望忧郁,于是一天比一天更早地仓皇离开自己的社会,独自一人踏上向愁思逃亡的旅程;可又觉得怎样沉浸也不足够,化为恶鬼一般强求孤独,最后只得像个病人一样,脱力地瘫下来。

后门关上,我从座位上弹起来,背上书包,站到车门前。

梧桐树。

公交车从我面前驶过,擦出凄清的街景。为什么我非得住在这种地方啊。我横穿空无一车的四车道马路,站在路中间向东面望去。

远处发电厂的烟囱吐出白烟,和阴云融为一体。真可怜。巨大的物体就算隔了很远,也只会显得更加巨大而笨拙而已。

寒风的手臂绕上我的脖颈。克拉拉的白色衣裳。在水面上行走的耶稣基督。

一瞬间黑底烫金字的圣经封面又闪过脑海。令人沉醉的阴郁从沿街的店铺流淌出来。

街角那家人家的可怜的狗,就算在这样的天气也依然被关在外面,凌乱的金色长毛没有一点光泽,蹲在那里,头随着我的脚步一起转动。

令人怨恨的是,梅花开了。白色的和粉色的,梅花树上缀满了花瓣,我停下脚步看了一会。我不是太有兴趣。和在轻轨上看到的一树突兀的白玉兰很像。既不合时宜,又让人担忧。大家明明还在冬天的心情中,就只有你们这些花这样迫不及待地想装作春天已经来了吗?到底是在炫耀什么。

走到家门口,像是挨了一记重拳,我发现院子里的海棠树抽芽了。

“真是奇了怪了,都是骗子。”我自言自语地打开门。家里有一箱今天刚送到的书等着我。



我面对着教室窗外,靠在椅背上。今天应该是阴天吧,可是阳光洒在窗外的香樟树上,砖红的居民楼变得美好,浅薄的蓝天前,显得我们相当渺小的云横躺着。

我把书抱在怀里,仰起头看着天花板。自然的阳光充满了教室,明晃晃的。


 
评论
热度(7)
© 水月凝華|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