匿名提问:

凝華有“童年玩伴”吗(人类限定)? 以及,可以问一下愿望截肢是为什么吗,吸引力在哪里?很想知道是不是和我的想法一样>< (发现找不到质问箱……

水月凝華 回答:

童年的朋友还是有的,但能称得上玩伴的就不多了。有几个比较好的朋友一直到现在(我们的家长之间)也有联系。

说到玩伴,经常想起妈妈答应从税务局回来后带我去朋友家玩,却直到太阳要下山了也没回家的事。或者是她告诉我有小朋友要过来玩,于是我兴高采烈地做好准备,把平时待的书房收拾成适合我们玩的场地,然后就那样在飘窗上坐了一天,摸着那些玩具却舍不得玩,想等朋友过来再一起玩却到天黑也没等来的事。能和别人一起玩是很难得的事,玩得开心是更难得的事。玩得开心的那几次,直到现在我已经是成年人了,也印象深刻地记得。

想被截肢实在是太神奇的愿望了……完全是灵光一闪出现的。

记得之前南宫向我提起过把自己的手臂(还是腿?)和眼睛改造成机械的想法。那时候我还觉得这个想法很诡异,觉得截肢略有些不划算。现在已经用不着估量舍得了,我只是单纯地想破坏自己的躯体而已。

其实在南宫向我提起这个想法后不久,我就有了想被截肢的愿望。最好是左小腿。我很喜欢跳舞,所以会有这种期待实在是不合理。但如果是随意他人人为又少了点趣味,机缘巧合的事故是最理想的吧。当然我没有和南宫说过。很长一段时间内我就差不多忘记了这个诡异的愿望。是在决定不和她说话之后,突然又浮现在脑海中的想法。现在看来,不免有些破罐破摔,就这样顺着好奇心和欲望追寻下去的感觉。

不知道南宫现在还有没有这个想法。当时我是认为她没有长大,才会有这种念头。现在想起来,没有长大的人是我。

这么说起来,我也的确认为完整的东西离美还差一步,必须破坏才能达到极致。但截肢又不是绝对破坏,也说不通。不知道。想起来的时候心中的确会有火烧火燎一样的欲望。

找不到质问箱的话就请用这里吧。感谢提问!很好奇你的想法是什么……

 
评论
热度(2)
© 水月凝華|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