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楼



大学的校园中有座钟楼立在晴空里。钟楼很高,登上顶端后能看见远处的海面,被晚霞揉合成粉蜡笔的色彩,像孤零零的美术馆里孤零零的一幅画。松树的影子。火的波纹从这里传到那里。


我知道大洋的彼岸是家乡,这个世界上最遥远的地方之一。我常常在登上顶端时眺望看不见的对岸,但我不常能爬到顶楼。更多时候我坐在钟楼中间的楼梯上,面对着未粉刷的混凝土墙壁,听呼吸声的回音。有时候手机收到一条消息而震动一下,整栋钟楼也为之微微震颤。


我经常在下午的课结束后回到这里,太阳变成夕阳,坠入海中。静谧而无机的钟楼木然。我疲倦地依偎在钟楼的体内。抬头望去,冰冷的日光顺着狭窄的天井缓缓流下来。尘埃落下来。


我这样日日夜夜,把自己抛弃在钟楼里。


时间变得令人怜惜。简短的日与夜变得沉着。我离开钟楼时,总是因为踏回现实而痛苦。现实一直让我很痛苦。而钟楼不是现实的。


又有一天我把课本,笔记本电脑,和笔记都留在外面,踏进了钟楼。我缓缓移上去,钟楼也慢慢向上移动,我永远爬不到尽头。我每走一步就有奇妙的音符流出来,连贯成一首有些熟悉的曲目。是我并不喜欢的曲子。因为听到这首曲子总使我不由自主地营造出一种悲伤而窒息的氛围,所以我即便不喜欢也总是尝试搜索它;而现在我被促使着麻木地向上走去,音乐不允许我停下来,我无法停下来。


大约走了一个多小时左右,衣袋里的手机震动了一下。钟楼发起抖,音乐戛然而止。我站住了。我解锁了手机,跳出一条消息,说我在网上买了寄到家里的东西被快递公司退回给卖家了。理由是该地址不存在。我忽然想起自己的家乡陷于战火,而我的家与亲人们都在前一个月的轰炸中被毁灭了。


钟敲了十三下。

 
评论
热度(7)
© 水月凝華|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