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炎

我走进教学楼,面前扑来一阵暖气。离上课还有半个多小时,我无处可去,于是独自一人来到教室。拐一个弯就是崭新的阶梯教室,我刚搭上门把手,突然意识到透过门上的玻璃窗看到的教室内情况与以往有所不同,变得新颖而奇特。我往后退了一步,定了定神,发现今天教室内没开灯,我所看到的只是自己身后熟悉的陈旧走廊在玻璃窗上的投影。


我打开门。巨大的黑暗被我掀起一角。光沿着我面前的坡道缓缓滚落下去,夹道欢迎的座椅也被照亮。我不知道灯的开关在哪儿,于是伸手在墙边胡乱摸索着,突然摸到了两个食物般柔软而有弹性的凸起,整个教室的灯曲线式亮起了。


门在我身后自动关上,在教室里激起回声。


我放眼望去,教室底端的讲台上,坐着一个孩子,被灯光洗得白白的。


“你来做什么?”他的声音清澈而冷静。


“我来……学文学。”


“你从哪里来?”


“我是被抛弃的人。”


“你之后要去哪?”


“我必须……”


不,这是梦境,这可能不是真实。我的意识挣扎着,一阵闷热的危机感仿佛不属于我的回忆那样贴了过来。密闭的教室中五六米高的墙上出现纤细的铁窗框,本应处于半地下的教室突然有暖黄的日光打进来。宽广的空间瞬时作古,教室被挤压,变形,一些熟悉的历史嘈杂地涌来。好难受,请救我出去。我不要这样。即便如此我依然不由自主地向孩子走去。


是,不是,那是我自己……我伸出手。


啪。教室前半部分的灯光熄灭,巨大的投影屏幕落下,梦醒了。


孩子伴着扭曲的尖叫死在蒸发的日光中。


我转过头,年迈的教授站在教室的门口,居高临下地充满威严地看着我。我的手还伸在半空中,意图去救那个死掉的孩子。


“准备好来到地狱了吗。”教授的嘴没有动,可我清清楚楚听到什么人的声音这样讲。

 
评论
热度(3)
© 水月凝華|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