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古


天与地慢慢合上,他结束了自己的行动,闭上眼。

一直以来他的行动完全是以暴力为中心,以虐杀为原则,以不惜性命为基础条件,对世间万物展开的最为透彻而深刻的反击。他攻击所有的主义,诅咒所有的觉悟,抹杀所有的革命。他一遍又一遍的,被人以某种思想定义;为了扼制这种思想,他又要拖着疲惫的神经继续屠杀。他从小就想,我可不可以不坐着,不站着,不躺着,不悬浮?我可不可以不存在,不消失,不是未存在过,不是曾存在过?这世界可不可以没有意义,但又并非无意义?他杀了很多人,累了就躺下休息,他在想自己躺在血流成河的地面上时这一身姿,会不会有什么存在正注视着。

他无法解释自己的行动。这一切都是因谁而起?是谁决定了要让这一切开始?目的又是什么?为什么自己要经历这一切的苦痛?天与地慢慢合上,他结束了自己的行动,闭上眼。


 
评论
热度(5)
© 水月凝華|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