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rversmas5

啊,我受够了。我讨厌自己的文字。如果有谁写成我这样,我一定会非常憎恶他——不是嫉妒得发狂的憎恶,而是打心眼里鄙夷的憎恶。这种人也配遣使文字吗?

现在的我是在放弃了一切希望的时候才被当成天才的。“头脑聪明”是一个懒汉可以背上的最悲惨的名号。

南宫焦急地给我发了很多条消息。
“求求你了,请你告诉我你不会自杀好不好。”
我说:“我就是想跟你撒撒娇而已。”
南宫大叹着人生之大起大落时,我早就重新规划了原本的意图。这是狼来了的故事,直到有一天就连你也厌倦了我的任性和随意时,我才能死;我悲哀地等待着这一刻,到那时候你也不会知道的。一个被加上了与自身价值不符的过分关注的人;多么凄惨的谋图啊,死是多困难又多轻易的事啊,多么卑劣的我啊。

我赶着去上课的时候,图书管理员问我:“你为什么总是笑着呢?”
我笑着回答他:“这是我的本能啊,看到别人就会微笑。”
图书管理员说:“你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本能呢?看上去真开心啊。”
我笑着说:“是嘛。”你看穿我了吗?你是同情我还是厌恶我了?你要是处在我的位置,你也会这样做的。
滑稽的是,总有人说我笑起来更好看,“富有感染力”、“灵动”之类冠冕堂皇的词都加上了。我最讨厌自己笑起来的样子了。那根本不是我。表演、录像、与人交流时笑着的我,明明根本就不是我。看着这样虚假的笑容也能跟着一起笑起来的你们,才是有问题的人吧。
既然如此为什么要欺骗大家呢?因为那是我生存下去的方法。那是我的本能。正如同人很难自主停止呼吸而自杀一样,我很难停止这种使我在世间存活下去的笑。

精神暴露癖如我,也有不想让你们见到的一面呢。

 
评论
热度(6)
© 水月凝華|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