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朔】三个好故事【文炼】

-文豪与炼金术师同人。三好达治x萩原朔太郎。史实梗大量出没请注意。有死亡暗示。



他梦到长久的黑夜。一弯新月斜倚在夜幕上,而他抬着头,踏着漂泊者的脚步,走在一条空旷郊区死寂的路上。他低下头,昏暗的路灯如流星划过他的视野,出现在他视线中的是醉意朦胧的萩原。
“朔老师!”他跟上去扶住萩原,“怎么又喝成这样!为什么啊!”
可怖的寂静潮水一般围绕在他身边。死去的景色层层叠加;萩原无奈地笑着,那不像是现在的他会露出的笑容。
“等你到了和我现在一样的时候,你就明白了。”从时间深处传来这样的回答。
三好泄气似地闭上嘴,紧紧跟在萩原身后走着。目力所及之处除了压抑在黑暗中的荒草,就只有森森白骨随意堆叠在路边。偶然地平线上隆起一座极为诡怪的教堂,仿佛一个黑色的脓包尖锐地扎在大地的皮肤上。三好心里有些发毛,加快两步走到前面,回头看看萩原。
他看不清老师的面容。
他们这样走了很久,到了一丛坟墓前,萩原突然踉跄着停下脚步:“可以了,三好君。就到这里吧。”
三好站在原地。
“可以帮帮我吗?我不太会穿这件衣服……”萩原拿着一件绯红的女子长着,布料从他手中垂到地面上,在泥土中泛起一圈涟漪。
三好颤抖着走上前去,帮他的老师换上了绯红色的和服。他捏着一截衣袖迟迟无法做出下一步,在脑海中咀嚼着似曾相识的触感。
“就这样吧,三好君。”萩原转过身,衣袖从三好的手中滑落。他走进坟墓间消失不见了,也没有留下一句道别。

——我师啊,谁人咏叹您的孤独——(1)

三好醒来了。窗外传来几声零零散散的鸦啼,他坐在床上低下头,抹去了眼泪。



三好就这样,在无垠的皑皑白雪上,一刻不停地走着。起初有很多人走在他的前面,而他跟着萩原,坚定地迈出一步又一步。渐渐地人变少了,他一抬头,萩原就不见了。他硬着头皮,自己继续向前走,也不知道这回要走去哪里。他被所有人抛弃过,他也与同行的人发生过争执。直到最后,走着走着,当他再抬起头的时候,周围一个人也没有了。
只有白茫茫的一片;晶莹剔透的文字与感情,漫天飞舞,纷纷落下。
三好呼出一口白气,低下头,将手插进口袋里,依旧深一脚浅一脚地前行;直到孤身一人的他也倒在那片消逝在白纸黑字中的雪地里。



哒哒哒。三好敲响了门。
——请问朔老师在吗?
门内传来抽泣的声音。
哒哒哒。
——朔老师?
——三好君,救救我。
——怎么了,朔老师?您没事吧?
断断续续抽泣的声音滴落在门缝下。
——好孤独,好孤独……为什么我这么孤独呢?
——孤独吗,是孤独吗。
——啊这孤独……我要拿它怎么办呢,这药物一般的孤独。(2)
孤独。孤独。孤独。
文字从门缝下面渗了出来。
孤独。孤独。孤独。孤——三好连忙蹲下身捡起那些文字。孤独。孤独。孤独。三好怀抱着。孤独。掉了一个。
独。差点漏掉这个。
——三好君,你为什么不说话……
——朔老师,现在想起我了吗?
——嗯。
——写诗吧。
——正在写着。
——那我告辞了。
断断续续的抽泣声从背后的门缝下流了出来。
哒哒哒。萩原从门的内部敲击着门。
哒哒哒。三好的新皮鞋有点大,因为据说男孩子还会长大的。
有人在走廊里。
——三好君,你这抱的是什么呀,萩原先生的吗?
三好一愣,哭了起来。
——你说什么呢!你能懂朔老师吗,你根本什么也不懂!
孤。
独。
掉在了地上。

(1)选自三好达治为萩原朔太郎写的悼诗。
(2)选自三好达治《测量船拾遗》之《日记》。

 
评论
热度(5)
© 水月凝華|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