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朔】NECROPOLIS【文炼】

NECROPOLIS

*文豪与炼金术师同人。三i好i达i治x萩i原i朔i太i郎。半架空,含史实梗。无个性路人&角色第一人称视角。

这里居然还会有人吗?
在几十座硕大的、约有五人合抱的雕刻石柱之间,闪过一个绿色的身影。我心中一慌,恐惧漫了上来。
来到这里探险这件事,并不在我周密的准备之中。虽然我喜欢探险,也去过各种各样的地方,但我从未想到在这片土地上,还能有这样一座巨大、神秘、而寂静的——城市。我暂且称其为城市,因为在书中是这样记载的。我在异乡的图书馆里发现了一本缺失著者的诗集;被引人入胜的描写所吸引,我按照书中的指引,来到了一片荒芜广袤的平原。其中所耸立的,就是这样死气沉沉、不知是寺庙还是宫殿的建筑群。
我原本以为闯入这静谧之地的只有我一个人,但现在看来我错了。
绿色的身影似乎又闪了回来。从一个石柱后面,探出一个小脑袋,然后一个身着军装的少年快步向我走来。
“你是谁?你怎么会在这里?”没等我开口,他就接连抛出两个问题。上下打量了一下我,他说:“快走吧,你不属于这里。”
在这里遇见他人,我的恐慌多于惊喜。
“十分抱歉,我是一个探险者。我闯入了自己不该来的地方吗?”
“也不是说不该来吧……但是,”他突然拽住我的手腕,我能感觉到他的手冰凉,“你不属于这里呀。”
“……对不起。我会离开的。但在那之前,能请您告诉我这是哪里吗?在我的认知中,我从不知道世上还有这样的……城市。”城市理应是人们聚居的地方,可是在这里,除了我这个入侵者,就只有眼前这个着军装的少年。他是谁?被派来驻扎在这荒无人烟之地的军人吗?
“涅克罗波利斯。”他说,“这座城市本身便能成为一首诗。”
我不是很懂他的回答。
他眨了眨眼睛,转过头用手示意:“你看这些石柱,上面刻的都是诗歌呢。”
听他这么一说,我抬头仔细一看;原本难以辨认的雕刻瞬间变得清晰起来,似乎有许多熟悉的语句夹杂其中,可是我怎么也想不起来了。
少年松开了我的手,靠在了旁边的石柱上。“我不能带你出去……真的很抱歉。可能需要你自己找到出去的路了。我不能离开这里。”
“您为什么会一个人在这里……您在这里多久了?”
“很久很久,”他说,“我的老师来到这里后,为了守护他,我也跟着他过来了。”
除了他,难道还有别人住在这里吗?
他似乎看出了我的疑惑,转过身抱住了石柱;他冲我露出一个略显羞涩的笑容,几乎依偎地将脸颊贴在了雕刻的文字上。
“这里就是我的老师,”他喃喃自语着,流露出少年的柔情,“他的诗就是他的本身;他的诗就是他的全部。”
萩-原-朔-太-郎,从石柱的底座上隐约能辨认出这样的姓名。这是一个异常熟悉的名字,可现在我却怎么也想不起来了。
一位年轻的军人,为了守护自己所爱的文学,孤身一人来到这座臣服于孤独的城市;是这样的故事吗?
“我送他离开的那天,就明白总有一天,我会来到这里守护他的。”
-
那天车站的人异常地多。其实那几年车站的人流量都挺大的;唉,为什么会……算了。
朔老师站在站台上,害怕得不敢抬起头,只是盯着我的领口。我们先是沉默了很久,什么也没有说;朔老师仿佛是行使着什么义务似的,不情不愿似的,面对着我。
“好孤独啊,”过了一会他咳嗽着说,“好孤独;从此以后,就更孤独了。”
我点点头。
“可以了,三好君。你先回去吧。”
“我把您送上车再走。”我说着,帮他整理了一下又滑落下来的衣领。朔老师要去怎样的一个地方呢,那时的我完全没有概念。
“你在我身边,只会让我感到更孤独。”
我拽着他的衣领,抬起头露出一个微笑。
“好过分啊,三好君。”
“不,这不是理所当然的吗。只有这样……”
“可是我再也写不出诗了。”
“啊。”我一愣,“是这样吗……”
“什么时候你才能把我说的话听进去呢?……算了,反正三好君你到了和我一样的时候,肯定就会懂了。”
“朔老师说的话,我明明一直都听着。”我有点委屈,“您就是这点不好,总说……”
“可以啦,三好君。”朔老师说,“这个时候了,我们都不想再闹矛盾吧。”
我一听到他说“这个时候了”,就突然不受控制地哭起来。恍惚中朔老师似乎手忙脚乱地安慰起了我,但我回过神来时,他已经坐在我面前的车厢里了。
“朔老师,”在机器发动的巨大噪音中我跟着缓慢启动的火车走了起来,“我……”
“你真的爱我吗,三好君?”
车窗中的暗影下,我看到朔老师苍白的脸。光影快速地划过车身,我随着车跑起来,拼命跑着。
不,不对,一定是哪里出错了。我要怎么证明我对朔老师的爱呢。这样的爱,难道有什么问题吗。朔老师,朔老师还会对我说些什么呢。不行,不行,他不能就这样离开,他一定还有很多事没有和我说;他和我说的那些道理,我还没有全部弄懂啊,一定还没有结束……朔老师!不要走!在这之后,我要怎么办——
我摔倒在雪地里。在面前是一串深浅不一的脚印,几滴血洇开在雪中。女人踉跄的脚步声,依稀远去。为什么,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到底是哪里出错了?朔老师,这是为什么,我要怎么办才好?
等等我,等等我。
我要对朔老师说,对不起。
顺着铁轨我狂奔起来,不顾一切地向前跑去。
等等我,朔老师,等我!
我用袖口抹去了眼泪。
我要怎样才能让朔老师相信我真的爱他呢。
-
“那之后我就来到了这里。”少年抬起头说,“我再也不会离开他了。”
“那是多少年了?”我问。
“多少年?”
少年坐在我面前的车厢里,撑着车窗边缘向我眨着眼。火车开动了。
“……等等!”我抓住窗框,在人群中向前跑了起来,“等等!请问您是……!”
“快走吧!”我不得不松开手的时候,他从车窗探出头喊道,“你本来就不属于这里;快走吧!”
火车从我面前呼啸而过。太阳渐渐沉入了西面的地平线,一切重归于寂静;死气沉沉的城市,环绕着我耸立。在火车驶过之后,我看见面前多出来了一根石柱。底座上刻着:三-好-达-治。
“三好君”吗。
从那座神秘的城市离开后,我回到图书馆,却再也无法查询到我当时借阅的那本无名作者的诗集了。后来我也尝试过凭着记忆搜寻那座城市,问遍了居民,翻阅遍了资料,看遍了卫星地图,也没能再找到。一切恢宏仿佛从梦里构造而成,再在梦里消弭无踪;除了在我的记忆里,一切从未存在过。不过也是,想必在这个岛国,也不可能有那样辽阔的平原和巨大的建筑群。
直到有一天,对外语一窍不通的我在查阅字典时,瞥到了这么一个单词:

Necropolis
[名]墓葬群;死者之城。

 
评论
热度(6)
© 水月凝華|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