船票

末日到来了,主教在博物馆门口向人们分发起诺亚方舟的船票。他裹着发黄的围巾,向排成一列默不作声的人民机械地重复着递出与拿取的动作。人们领取面包、最后的牛奶和正方形的船票,又茫然地随着队伍朝前方走去,谁也不知道这场枯萎的行军的目的地在哪里。
我坐上一辆列车,双层车窗间积着水,像是鱼缸在轨道上摇晃着。末日到来了,乘客们沉默着,将心脏与羽毛拿在手里,默念着列车经过的土地的名字。
在我对面坐着一个年轻的女孩,她柔软地微笑着,将从主教那里拿来的船票折叠起来。她的手指短暂地拥有生命。纸与纸在指间擦过的声音划破了我身后的鱼缸。
雨水浸湿了我的脊背,女孩用诺亚方舟的船票叠出了一只雪白的千纸鹤,乘着积水与涌进来的风拍打起翅膀来。
列车向谁也不认识的前方驶去。

 
评论
热度(8)
© 水月凝華|Powered by LOFTER